今晚(10/29)江蓋世先生來到福爾摩沙教室,向大家介紹幾位他所認識的台獨政治犯。之所以認識這幾位政治犯,是因為江先生也和他們一樣,在威權統治時期,明目張膽、積極主動地反對戒嚴、反抗不義,更主張「台灣應該要獨立」。
 
江蓋世先生從他自己反抗權威所歷經的幾個階段,來介紹他的幾位好友:
自由時代雜誌社(1987年):鄭南榕
土城看守所(1988年):蔡有全、許曹德
海外時期(1988年):張燦鍙、王康陸
台中看守所(1991年):林永生、陳婉真、許龍俊、鄒武鑑
 
鄭南榕先生的堅毅與絕對的信念,但也擁有一顆柔軟的心;
蔡有全先生被Times雜誌列為十大良心犯,江蓋世在獄中用紙筆抄下當時的雜誌報導;
許曹德在獄中想出好幾套的台語字母及拼音系統,與江蓋世一同練習與不斷修正;
當時在海外的台獨聯盟主席張燦鍙接受江蓋世的採訪;
江蓋世與王康陸兩人合著《展現民力--非暴力的理論與實踐》;
林永生在法庭上神色自若、無所畏懼,並要求坐在椅子上,這番情景被江蓋世畫了下來;
陳婉真在獄中繼續用電腦書寫,向獄外的人們呼喊著民主;
許龍俊牙醫師,為了台灣而放棄一切投入民主運動;
鄒武鑑被捕時孩子才剛出生,無法抱著嬰仔的心情,江蓋世感此寫下詩句,後來被呂泉生老師譜曲寫成〈囚人搖籃歌〉……
 
江蓋世先生講起這些事像是雲淡風輕,但相信這些記憶都在他們的生命中烙下深刻的印記。這些事曾經發生在台灣的事呀。然而我們的歷史課本上卻都不曾如此深刻地提起過呀。
 
我們可曾想像,如果你或你的朋友因為思想、民主行動而被逮捕,甚至登在報紙頭版,那會是怎樣的一個情景呀。
 
一個國家的人民,必須是一個有記憶的民族。而我們的記憶,在國民教育的期間,被扭轉成什麼樣子了呀。江蓋世先生今晚所講的每一則故事,都是課本上不曾提過的事。我們或許還能依稀記得北洋軍閥各派系的名字,但那又與我們何干?這些真正與台灣一起成長、一同邁向民主國家的故事呢?歷史呢?
 
歷史不能遺忘,更不能被扭曲。自己的歷史,需要自己重建與補救。台灣獨立或許還有一段距離,但在那之前,我們必須好好認識自己,才能大聲地告訴別人:台灣,為了邁向民主,曾有過一段血淚的歷史,而在那之後,我們更好了。還要再更好。